文|凱風

一系列動作,釋放出強烈的穩增長信號。

其一,1月20日,央行全面降息,但樓市利率降幅低於實體利率,再被區別對待。

最新一期LPR報價利率顯示,一年期LPR利率從3.8%下調至3.7%,爲連續第二個月下調;5年期LPR利率從4.65%下調至4.6%,此前連續20個月維持不變。

這是時隔20個月以來,第一次全面降息,不僅實體利率繼續走低,而且樓市利率罕見下降。

但與過去一樣的是,樓市這一次仍被區別對待。

上個月實體利率降息,樓市利率按兵不動。這一次實體利率降息10個基點,而樓市利率僅降低5個基點。

這種非對稱降息,正是定向調控的體現。

爲實體經濟降息,對應的是當下的經濟形勢,體現的是穩增長的需要。

而樓市僅降息5個基點,其間不無維穩的意味,但降息力度之低,則顯示背後的調控剛性仍舊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發布公告,將LPR發布時間由每月20日(遇節假日順延)上午9:30調整爲9:15。

衆所周知,9點15分爲滬深兩市集中競價時間,9點30分爲正式开市時間,將LPR利率發布時間提前到开市之前,對於市場的預期管理意味可見一斑。

其二,央行罕見表態:把貨幣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些,避免信貸塌方。
 
日前,在國新辦發布會上,央行副行長表示:

當前重點的目標是‘穩’,政策的要求是發力,其中包括充足發力,把貨幣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些,保持總量穩定,避免信貸塌方。
 
貨幣政策表態之所以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原因在於經濟面臨三重壓力: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
 
畢竟,剛剛過去的2021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速爲4%,房地產業GDP和建築業GPD甚至雙雙下滑,增速分別爲-2.9%、-2.1%。

 
所以,穩增長之下,貨幣政策全面發力,釋放出松綁信號,也就不難得到理解了。

當然,美聯儲最早將於6月开始加息,全球貨幣與金融形勢都將發生變化,留給我們降息的時間窗口所剩無幾了。

所以,利用年初的時間空口期,通過貨幣松綁穩經濟,可謂正常選擇。
 
其三,國家發改委發布促消費相關通知,明確表示,促進住房消費健康發展。
 
文件提出:

促進住房消費健康發展。加強預期引導,探索新的發展模式,堅持租購並舉,加快發展長租房市場,逐步使租購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務上具有同等權利。推進保障性住房建設,以人口流入多、房價高的城市爲重點,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支持商品房市場更好滿足購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因城施策促進房地產業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
 
把住房消費作爲促消費的重要一環,足見房地產對於各行各業的重要性所在。
 
當然,促進住房消費,並不意味着重回過去的漲價去庫存模式,更不會創造新一輪全國性普漲,這一輪政策的發力點在於“合理住房需求”,即剛需,首套房和改善性住房需求會得到政策惠顧。
 
三大動作,釋放了什么信號?
 
房地產在調控見底之後,終於迎來了第一波政策轉向。
 
對於房企來說,部分剛陷入債務漩渦的房企獲得喘息之機,但已經深陷債務危機的房企恐怕很難絕地反彈。
 
對於這些房企來說,保交房仍舊是第一位的。做好保交房,才有生存的可能性。
 
對於購房者來說,過去的緊張局面暫時一掃而空,剛需購房者得到政策照顧,無論是房貸利率還是放款周期,都有一定松綁。
 
但是,這並不意味着新一輪漲價去庫存的开啓。且不說樓市大周期因素,非對稱降息本身就已釋放出足夠多的信號。
 
對於城市來說,大城市市場或許會迎來一波溫和回暖,但僅靠這一點政策松綁,對於三四线城市的作用仍舊微乎其微。
 
換言之,房地產需要的是穩,要遏制大漲,也要避免大跌,防範金融風險一直都是第一位的要求。


標題:罕見全面降息!這一次,樓市爲何又被區別對待了?

地址:https://www.pbshouse.com/post/11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