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樓,43層。簡易的露營椅圍成幾排,淡淡燭光搖曳着濃鬱夜色,氣氛像極了一群老友的圍爐夜話。

有人走到落地窗前的一把椅子坐下,所有人的目光也就跟着落在了他面前。要說都是老友,也沒錯。這裏面不少人和他一起奮战過,在雪山或賽艇上,在過去或現在的創業道路上。對他來說,過往的歲月幾乎都炙烤在明晃晃的聚光燈下,此時的幾簇燭光,倒是貼心地融化了眼角的皺紋。

人在舒適的環境中,也更自在。在拿起話筒的那一刻,他摘掉了自己身上的很多標籤,萬科創始人、董事會名譽主席也好, 70歲再出發的創業者也罷,這一刻,更愿意分享的,是他作爲賽艇運動愛好者的王石,在堅持做什么。

1


從62歲开始學習劃賽艇到今天,他所設立的每一個“小目標”在常人看來,多少有些玄幻。2021年,王石決定用三年時間完成全球100座運河城市的賽艇穿越,最終在埃及舉行的第27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進行系統發布,以求推動全球水資源的保護。

就這樣,數不清的隔離、隊友的感染、跨國穿越的重重阻隔,一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在2022年的秋天,接近尾聲。

“到前天爲止,我劃過了76個城市、13個國家,包括大家都知道的蘇伊士運河。那我先提個問,誰能告訴我蘇伊士運河從开挖到運行,有多長時間?”拿起話筒的王石,習慣性地握緊了主導權,他將所有人的視线,瞬間拉回到一條運河邊,周遭的空氣裏似乎也都彌漫着運動後釋放的多巴胺。

果然,多巴胺會“傳染”。當他回到這場賽艇穿越的起點——京杭大運河通州北運河段,和一衆選手一起,將賽艇擡下水,奮力劃過這條作爲北京城最具標志意義的運河,運動所帶來的感染力,也讓這條河,選擇了用更友好更开放的態度,來享受賽艇運動的魅力。 

王石在2022北京城市副中心運河賽艇大師賽男子10km追逐賽中

見到王石,是他在通州大運河上劃完這場比賽的兩天後。有時候真是讓人很難相信,如此精力與能量,暗藏在一個已經年過70的身體上。他穿了一套稍顯正式的西裝,挺括的版型與修身的剪裁,寫滿了兩個字:自律。

在這個人人向往躺平的年代,王石,恐怕是身體力行“反躺平”的第一人了。至少,是我們作爲中年人都不得不佩服的運動偶像,也難怪現場有人問起,如何能夠堅持這么多年,在高強度的工作之余還能保持高強度的運動。 

的確,所有我們能想到和難以企及的運動,他幾乎都會涉獵。而且一旦扯开這個話題的口子,王石基本就停不下來,從最开始喜歡遊泳、足球,到爲了挑战自己登上了珠峯,徒步穿越南北極,以及五十多歲時开始學習單板雙板,他开玩笑說,當時真的摔得苦不堪言。

挑战自己一旦上了癮,就會停不下來。

“你總不能說喫飯睡覺都沒時間吧,運動也是一個匆匆的過程,讓它成爲生活的一部分,可以帶來無窮的樂趣。”在王石看來,更多不是堅持,而是成爲難以戒掉的嗜好,也是釋放壓力的通道。

他回憶起當年萬科發行股票時,那會兒人們對資本市場根本沒有認知,更不了解股票爲何物,面對不可能完成的發行任務,王石選擇在凌晨空無一人的公園滑旱冰,摔倒了,血從手套裏滲出來,才回去睡了一覺。“只有這樣才能睡着。”他說。 

2


通過賽艇宣傳零污染、零碳排的運動,重新踏上創業道路的王石,瞄準了“雙碳經濟”,身體力行想要去實踐的,便是“碳中和社區”。

用他的話說:當國家公布了雙碳指標和雙碳路线圖時,我就像老战馬聽到了衝鋒號,要創業。

但“碳中和社區”的創業目標卻又違背了當年王石給自己劃定的界限:再創業就不能涉及房地產。顯然,碳中和社區與地產有着密不可分的關系。但之所以能如此堅持,也是因爲王石很篤定,在未來三年,碳匯市場會有廣闊的空間,碳中和經濟代表的更是未來。

這也是王石一貫的作風,在房地產行業躺着就能把錢賺到的時代,王石便开始在整個萬科推進綠色低碳與裝配式建築。“爲什么我們要多花錢?原因就在於此。現在不需要,但將來肯定需要,所以我們要提前動手。碳中和的道理也是一樣的,誰先動手,誰就會有競爭力,有效的方法都要進行摸索。

就這樣,我們所能看到王石的這一面,是步履不停、超前於行業的眼光。

這也讓攸克君更好奇,似乎永遠充滿力量的這樣一個知名企業家,他的再創業之路,是否也會布滿荊棘、充滿艱辛。

當被問到這個問題,王石回答道:“所有的艱辛,其實在80年代都經歷過了,也因爲經歷過這些,才會覺得沒有比這更難的。”

退休後,王石做了三件事:成立兩個基金,分別是農村可持續發展基金會與猛獁基金會。以一百多萬年前就已經消失的物種來命名基金會的初衷,也是對分子生物學的推廣和科普,呼籲大家保護環境與生物的多樣性。此外,便是推廣運動健康。

“但做了這三件事我還是感到精力旺盛,這也才有了後來在2020年9月後,我投入到碳中和的創業中”。也是這樣的經歷,讓王石有了種熟悉的感覺,似乎重新回到80年代,需要开始自己帶兵打仗。這對於一位多年來都習慣了發號施令的領導者而言,回到战場的一线,耳邊聽得見炮火,這就是最大的挑战。

3


就像一個輪回,70歲的王石,遇見了40歲的自己,重新接納了30年前帶兵打仗的那種激烈。他也從不會定義,創業就一定是成功,但他相信,人生的二次創業,依然瞄準了正確的方向。

“譬如現在培養團隊,我還是會堅持當年萬科的風格。第一是簡單化,第二是透明度,第三是規範化。只是連我自己也沒有想到,重新回到了當年的狀態。”就像這一次的老友夜話,王石選擇在通州大運河邊的萬科大都會濱江和大家見面,更深一層的聯結則在於,在大都會濱江,成立了業主賽艇隊來投入賽艇這一“零碳排”的運動。

攸克君留意到,在當晚的交流活動中,也有不少大都會濱江的業主代表參與其中,他們對於運動的熱愛、對低碳環保理念的堅持,似乎也是他們選擇萬科的動力。作爲五河之上,站位運河商務區核心的大都會濱江,構建的便是獨屬於北京運河畔,足以比肩世界級城市河畔生活的稀缺體驗。

大都會濱江-現房實景拍攝

夜色漸濃,透過大都會濱江的巨幅落地窗,是一座城市的星星點點,交錯的燈光與室內熠熠的燭光,讓過往的時光與對未來的期望,在每個人心頭升騰。就像王石,遇見了30年前的自己,而他說,當到了此時,再去看(審視)自己,無非是人與自然、人與人,以及自己和自己的關系。

他在《我的改變》那本書中,有句話,令攸克君印象深刻。他說:

“人就是一個自我完善的過程。想清楚了這一點,對於未來會比較平和。人能做的,就是以一種比較積極的人生態度來對待生活。如果成功了,也許有一定的偶然性,不要那么誇大;如果失敗了,也不要懊喪,想想怎么去彌補自己的不足就行了。” 

大都會濱江-北運河實景拍攝



標題:運河邊的王石

地址:https://www.pbshouse.com/post/27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