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突然宣布大幅放寬移民,本財年永久移民上限將增加3.5萬人,達到19.5萬人。這次移民“大赦”必然改變住宅房地產市場的遊戲規則,澳洲房價料將一飛衝天。

移民配額放寬

澳大利亞內政部長Clare O'Neil早前宣布,本財年(2022-23年度)的永久移民配額將從原來的16萬增至19.5萬。

“這可能意味着今年會有數千名護士、數千名工程師在這個國家定居,”她說。

她表示,人們對臨時技術移民的關注太多了,吸引來的臨時工很可能從事低技能的工作,幾乎不可能成爲高技能的永久工人。

對此,澳洲總理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表示:“有一個共識,那就是需要增加移民,需要向永久移民轉變,而不是依賴臨時勞工。”

據悉,澳大利亞的永久移民計劃在2010年代中期曾上升到每年約19萬人。

然而,澳洲前總理莫裏森(Scott Morrison)領導的聯盟黨,在2019年削減了移民人數,將移民上限從19萬人減少到16萬人。


住房供應喫緊

而移民的增加必然伴隨着住房需求的增加,這將直接影響澳洲房價。

永久居民人口增多將給本就緊張的住房資源帶來壓力,並促使房東提高租金,甚至可能讓房地產市場重新回到價格上漲的狀態。

最新的Anglicare租房負擔能力報告發現,在最近4.5萬套可供出租的房產中,只有5套是領取Jobseeker的單身人士可以負擔的。

當然,新增的移民主要是技術工作者,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持臨時籤證在這裏工作。 

但在全澳範圍內房租上漲、住房空置率收緊的情況下,有人擔心這些因素將阻礙人們全面參與工作。

National Shelter的首席執行官Emma Greenhalgh說了一個淺顯易懂的道理:如果人們不能找到棲身之處,他們是不會搬到一個地方去工作的。

而澳洲目前的出租房空置率只有不到1%,是有記錄以來的最低水平,遠低於市場均衡水平(2.5%至3.5%)。

Everybody’s Home的全國發言人Kate Colvin指出,雖然移民是我們國家結構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沒有住房居住的新澳洲人只會增加租房子隊伍的長度。 

她說,“政府需要制定一項計劃,迅速提供負擔得起的租金,以應對人口的增長。”

政府任重道遠

雖然租金上漲將吸引投資者購买房產出租,不過,高密度建築的審批數量已處於201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總理阿爾巴尼斯表示:“我們正在研究如何增加住房供應,如何通過養老金釋放私人資本進入住房領域,我們也在研究聯邦政府可以與各州合作做些什么,包括規劃和土地使用問題。”

其實對政府而言,目前可行的辦法是移民政策與選舉前增加住房供應的政策相結合,特別是在像悉尼這樣移民希望居住的首府城市。

Grattan研究所建議阿爾巴尼斯政府將其澳洲住房未來基金的規模擴大一倍,至200億澳元,以提供更多的社會保障性住房。

“更多的移民並不一定會讓我們的住房問題變得更糟,”該機構的經濟政策主管Brendan Coates說。

“但如果我們要享有更多移民帶來的所有好處,就必須同時進行解決住房負擔能力問題的嚴肅改革。”



標題:澳洲大幅放寬移民震動房市,房價租金料扶搖直上...(組圖)

地址:https://www.pbshouse.com/post/27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