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拍賣清空率降至60.9%,上周計劃拍賣的物業有近四分之一撤回。這一跡象表明,不斷上升的借貸成本和日益加劇的不確定性正在摧毀以東海岸爲主導的住宅市場。

CoreLogic的數據顯示,在截至周六的一周內,新州計劃拍賣786套物業,初步清空率較一周前的69.7%大幅下降,之後修正爲63.7%,撤回率24.4%。

周六,一名當天才看過房子的买家,以282.5萬澳元的價格买了悉尼內西29 Henley Marine Drive ,Five Dock的四室獨立屋。

撤回物業表示預定的拍賣取消,沒有成交記錄,也沒有定新的拍賣日期。

CoreLogic的數據顯示,在截至今年10月的一年裏,悉尼房價下跌了8.6%,而所有首府城市的房價平均下跌了3.1%。

Ray White中介Fiona Hellams表示,悉尼的房價回到了2019年的水平,但隨着基準貸款利率的每一次上調,买家,尤其是年輕买家,發現能借到的貸款越來越少。

Hellams 說:“這種不確定性會打擊每個买家的信心。現在除非物業是非賣不可,否則沒有人會把物業掛牌上市。”

但买家仍會把握好的物業機會。

周六,就在上午11點的拍賣之前,Hellams拍賣了位於內西Five Dock的一套四室獨立屋,吸引了5名注冊买家。

29 Henley Marine Drive已故業主的物業以282.5萬澳元的價格賣給了一位當天早上第一次看到物業的买家。

她說:“买家當天只看了五分鐘就決定买下物業。在這樣的市場中,這種情況不多見,在更活躍的市場中常見些。买家是給他媽媽买的。她現在就住在這裏,非常喜歡這裏。”

這種疲弱態勢也影響了悉尼高端市場。同樣位於內西的 Annandale, NAB董事、Carnival Australia前老板Ann Sherry以1500萬澳元的要價掛牌出售的一處經過大規模翻修的住宅,最終以1250萬澳元成交,該交易上周五獲得了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的批準。

賣家中介Monika Tu表示,這位外國藝術品交易商买家計劃將這座位於Johnston Street 1882年的豪宅作爲他的私人藝術畫廊,以及他與妻子和兩個孩子的主要住所。

同時在墨爾本,初步清空率從一周前的61.9%降至60.1%。买家中介David Morrell表示,待售的高端物業越來越多,都是不得不掛牌出售的情況,表明买家的機會越來越多。

Morrell表示,他上個月底以略低於500萬澳元、每平方米4900澳元的價格,在墨爾本內東的Hawthorn买了一處1020平方米的物業。

Morrell表示,9個月前,一客戶錯過了Kooyongkoot Road一套最後以每平方米7400澳元成交的物業,這次他在附近的5 Narveno Court买了一套相似的物業,先前的物業在火災後拆除了。

他說:“我开始有點理解大家所說的機會是什么了。除非你真的很心儀,否則就冷靜下來等待更好的時機。房市觸底一定會發生,可能就在明年。”

不過,中等價位的物業銷售強勁。上周六,墨爾本內北Carlton North一套496平方米的三室獨立屋在拍賣會上以385萬澳元的價格成交,高於350萬至370萬澳元的指導價區間。

1042 Drummond Street的獨立屋上一次以155萬澳元的價格在2011年12月售出。

在較小的城市中,布裏斯班171場預定拍賣的報告結果顯示,初步清空率爲31.5%。阿德萊德預定了149場拍賣,初步清空率爲68.6%。堪培拉預定了112場拍賣,初步清空率爲59.7%。

Ray White NSW首席拍賣師Alex Pattaro表示,接近60%的清空率表明,悉尼的住宅市場是一個“較爲正常”的市場,而不是“瘋狂”的市場,在這個市場中,70%到80%的住宅都是通過拍賣出售的。

Pattaro周日說:“买家都清楚,12月利率會再次上升。”

“他們在出價時已經考慮到了這一點。賣家在決策時考慮到了利率的進一步上升,這意味着賣家並不是真的計較2萬、3萬、5萬澳元保留價。賣家比較容易滿足市場需求。”

在悉尼西北的Schofields,一套剛建成的四室家庭住宅在周日的拍賣中以106.6萬澳元的價格售出,比保留價高出1.6萬澳元。18 Alonso Crescent的住宅吸引了8名注冊競拍者,拍賣持續了15分鐘。負責拍賣該住宅的Pattaro表示,在一個“高度飽和”的市場,這是很好的結果了。

他說:“理想情況下,賣家會喜歡價格高一點,但他們了解市場的本質。”




標題:悉尼四分之一的拍賣撤回,买家把握機會購入心儀物業(圖)

地址:https://www.pbshouse.com/post/28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