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顯示,首次購房者在房地產市場低迷中幾乎沒有得到喘息的機會,因爲房地產價值的下跌被抵押貸款利率的飆升所抵消。


最新的澳新銀行CoreLogic住房負擔能力報告發現,一個典型的澳大利亞首套房購房者需要10.9年的時間來儲蓄存款,截至今年9月這一季度,這一數字僅略低於前一季度的11.3年。

儲蓄時間因城市而異,悉尼的首次購房者需要儲蓄12.8年,墨爾本需要10.6年,布裏斯班需要10.1年,珀斯需要7.7年。

該報告假設一個家庭可以儲蓄其年總收入的15%。

但購房者需要留出更多的收入來償還抵押貸款。一個典型的購房者將需要43.3%的收入來支付新的抵押貸款,高於3個月前的38.9%。

悉尼的這一比例將升至51.1%,墨爾本爲42.4%,布裏斯班爲40.3%,珀斯爲30.7%。

澳新銀行高級經濟學家Felicity Emmett表示,悉尼等城市的房價大幅下跌,縮短了儲蓄存款的時間,但這並不是全部情況。

她說:“雖然在表面上我們可能會說,這個指標假設了人們可以存多少錢,表明人們的負擔能力更強,但我認爲,實際上不太可能真的很容易存下積蓄。”

“實際需要的存款金額可能會少一點,但我們的生活成本每年增長7%。”

她表示,除非有人是現金买家,否則利率的上升意味着購买力並沒有改善。

她說:“顯然不是中等收入的人在購买中等價格的房子,這表明,有固定收入的人在某種程度上被這些昂貴的市場排擠了。”

Emmett表示,需要房價大幅下跌才能提高人們的承受能力,但她強調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情況。她的預測是,房價從峯值到谷底將下跌18%。

該報告還比較了住宅價值與收入的比例,發現這一比例僅略有下降。

在全國範圍內,住房價值是收入的8.2倍,略低於6月當季的8.5倍,但高於10年來的平均水平6.9倍。

按城市劃分,悉尼的住宅價值是收入的9.6倍,墨爾本8倍,布裏斯班7.6倍,珀斯5.8倍。

CoreLogic澳大利亞研究部主管Eliza Owen表示,存款門檻的下降並沒有抵消抵押貸款服務成本,對租戶租金上的支出也沒有什么幫助。

她說:“中等收入水平的家庭可能不會真正購买他們所在地區的中等住房。如果你是高收入人士,你可能會很樂意用自己收入的40%、50%或60%來償還抵押貸款。”

“如果你的收入相對較低,那么壓力就會非常大。”

Owen表示,這次經濟衰退是爲了遏制通貨膨脹,而不是爲了住房負擔能力,因此房價不太可能跌至改善報告中指標的水平。

該研究還關注了租金,並衡量了支付租金所需的收入份額。

這一比例在全國達到31.6%,在過去一個季度裏,除了霍巴特和堪培拉,所有首都城市都有所上升。

Owen說,租房正變得更具挑战性,因爲租戶必須花更多的錢在房租上,可能無法存下那么多錢。

悉尼按揭經紀公司負責人負責人Michael Brown表示,首套房購房者希望房價下跌能幫助他們入市,但情況並非總是如此。

他說:“利率在上升,這改變了他們的借貸能力,但價格的下跌與之不匹配,所以他們又被落下了。”

"價格的變化並沒有像利率的變化那樣快。"

他表示,越來越多的首次購房者希望利用聯邦政府的低首付計劃,該計劃允許以5%的首付購买住房,而無需支付貸款人的抵押貸款保險。

“房價下跌的整體氛圍意味着,他們認爲自己現在可以有所作爲。以前,隨着房價的不斷攀升,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標題:澳洲房價下跌,但貸款利率飆升,首次置業者仍購房難!悉尼情況最嚴重(組圖)

地址:https://www.pbshouse.com/post/28439.html